16亿卖子还债,大族激光继续“分拆造富”游戏

作者:admin | 分类:网络热点浏览:2 | 评论:0

 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,权威,专业,及时,全面,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!

  来源:环球老虎财经app 

  作为A股中小板首批“老八股”之一,大族激光上市已有小二十年。而在2019年资本市场出台“A拆A”分拆新规,公司便加速推进子公司单飞,如今似已成为“分拆专业户”。

  大族激光又双叒“分拆”了。

  1月17日,大族激光公告称,控股子公司大族思特控股权出售一案已签订协议,收购阵容颇为豪华,包括三大运营商、阿里、IDG、深创投、中金资本、元璟资本、华金资本、蔚来、经纬创投等16家机构。

  公告显示,大族思特是少数可以自主生产光栅编码器的振镜公司之一,还是国内首家研发成功数字驱动板的振镜企业。

  通过此次交易,大族激光将出让大族思特65.375%的股权,并有望收获9亿元的投资收益。而在去年前三季度,大族激光归母净利润仅为6.33亿元,同比下降37.59%,且面临可转债到期赎回压力。

  自2022年宣布大族数控分拆,以及两家子公司分拆预期后,大族激光仍在不断“掏空自己”。频繁分拆后,母公司投资价值几何,是否有“空心化”风险,成为市场关注重点。

  高价卖子

  1月17日,大族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大族激光)宣布,其控股子公司大族思特的控股权出售协议已正式签订,交易对价高达16亿元。

  据公告,公司已与思如泉涌及珠海成荣等16家投资主体签订协议,以10.46亿元的价格转让大族思特65.375%的股权。同时,横琴产业基金、兴业国信按照大族思特100%股权投前16亿元的估值向其增资5000万元。

  交易完成后,大族激光的股权比例将从70.06383%降至4.54676%,失去对大族思特的控制权,并将其从合并报表中剔除。

  此次交易方阵容星光熠熠,IDG旗下珠海成荣以2亿元投资成为最大受让方,获得大族思特12.5%的股权。前海红土斥资1.3亿元,获得8.125%的股权,背后有红土创投、深圳引导基金、格力创投等支持。

  中金资本也通过多个持股平台出手。例如,横琴产业基金斥资3000万元获得大族思特1.875%的股权,其背后是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财政局和中金资本。东融壹号斥资7000万元获得大族思特4.375%的股权,其背后是Guia Fund LP和中金资本。联通中金斥资3000万元获得大族思特1.875%的股权,背后除了有中金资本,还有深圳引导基金、联通资本、鲲鹏投资等。

  三大运营商的参与尤为引人注目,联通中金、智慧互联分别获得大族思特1.875%和7.4375%的股权,其中中国电信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为智慧互联的最大份额持有方。此外,中国移动通过中原前海获得2.1875%的股权。

  青岛、洛阳、合肥等地国资通过持股平台参与其中,而阿里巴巴、蔚来、中兴通讯、四川双马、吉比特、英科医疗等上市公司亦在投资者之列。

  资料显示,此次交易标的大族思特成立于2017年,专注于光学扫描振镜电机、微型电机等工业特种电机及驱动、控制系统的软硬件产品研发、生产和销售。在国内高端振镜市场,大族思特市场占有率领先,是少数能自主生产光栅编码器的振镜公司之一,且已实现核心部件全国产化。

  2023年前三季度,大族思特实现营收1.14亿元,净利润为2383.85万元,总资产达到2.23亿元,净资产为1.16亿元。此次交易的市盈率约为42倍,低于可比上市公司53.26倍的平均市盈率。

  对此,大族激光表示,估值处于相对合理范围,交易不会损害公司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。

  为解债务压力?

  上述决策,或源于其大族激光目前面临的财务压力。

  控股股东大族控股及实控人高云峰面临的质押压力正在增加。1月5日,大族激光公告显示,大族控股及高云峰合计质押了2.06亿股大族激光的股份,占其持股总量的79.95%。

  另一方面,大族激光之前发行的可转债“大族转债”将在2月份到期。由于绝大部分可转债没有转股,到期后大族激光需将可转债赎回并支付利息,需要支付高达24亿元的资金。

  同时,受到行业需求下降的影响,大族激光业绩出现了显著下滑。

  2022年,大族激光的营收为149.61亿元,同比下滑8.40%,净利润为12.10亿元,同比下降39.35%,扣非净利润为9.75亿元,同比下降43.25%。2023年前三季度,公司的营收进一步下降至93.87亿元,净利润6.33亿元,同比下降37.59%,扣非净利润3.67亿元,同比下降55.15%。

  二级市场上,大族激光的表现也反映了市场的担忧。公司市值最高曾突破500亿元、股价最高达57.91元,如今却较2021年底高点大幅缩水60%,股价也接近2016年以来的低位。截至目前报18.43元/股,市值193.9亿元。

  大族激光在公告中表示,此次交易旨在优化公司产业结构,合理配置资源,以适应当前宏观经济和行业环境的变化。这笔资金将用于公司的经营活动,有助于提升公司的市场竞争力和经营质量。

  此次出售大族思特控股权的交易,预计将为大族激光带来约9亿元的投资收益,超过公司2022年经审计净利润的50%。对于目前经营业绩有所下滑的大族激光来说,此举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因赎回“大族转债”而产生的压力。

  三度分拆造富高管

  近年来,大族激光不断剥离非核心业务子公司,以优化资源配置和提升整体业绩。

  最早在2011年12月13日,大族激光就通过一系列股权转让公告,剥离了包括海南颐和、丰盛大族、宁波大族润德、大族光伏和大族数码影像等子公司的资产,总价值达9.64亿元。公司当时表示,此举旨在精简主营业务,剥离非主营业务。据公告,被转让股权的5家公司只有1家为盈利。

  然而,在剥离上述公司后,大族激光的业绩仍出现了下滑。为了寻求新的增长点,公司开始探索资本市场的新机会。

  自2019年末A股分拆上市新规落地,公司迅速启动多家子公司的分拆上市工作。

  2022年2月28日,大族激光分拆的子公司大族数控成功在创业板上市。9月,另一家子公司大族封测也向深交所递交了招股书,目前,该公司已回复第三轮审核问询函。11月,大族激光披露了上海富创得分拆至创业板上市的预案,目前尚未提交IPO申请材料。

  若分拆计划均顺利推进,不久后,大族激光实控人高云峰将控制四家“大族系”上市公司。

  而大族激光在分拆计划前后,通常会有大规模的、低价为核心管理层突击入股分拆子公司的行为。这一举措也被市场视作“高管造富”手段。

  分拆计划披露前,上海富创得的股权结构发生变动,多位高管受让股份。原股东包括大族激光、闻静和曾潇凯,持股比例分别为70%、26%和4%。

  去年9月,大族激光及部分董事、高管和核心员工以1.16亿元受让21.05%股权,此时上海富创得估值为5.49亿元。10月股权转让完成后,上海富创得股东增至九位,新增股东包括大族激光副董事长张建群、财务总监周辉强,公司核心员工胡志雄,上海富创得董事黄丽,上海富创得董事长兼总经理曾潇凯等。尽管此次上海富创得股份转让估值较2021年末净资产价格溢价276%,但后续收益或更大。

  首次分拆上市的大族数控在上市前也实施了员工持股计划,当时估值24.87亿元,尽管股价下跌,最新市值仍较两年前升值超过6倍。

  大族封测在分拆前也出现了高管及股东快速入股的现象。2月,大族光电引入战略投资者,投资总额1.41亿元。3月,大族激光高管及核心员工受让4.79%股份,大族封测投前估值均为10亿元,较2021年末净资产溢价超过6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除上述公司,大族激光旗下可供分拆的后备资源至少还有5家,包括此次拟剥离的大族思特。

  尽管大族激光通过分拆上市子公司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巨额资金,但公司也面临着提升自身业绩的挑战。在2022年11月7日,有投资者询问公司是否会取消分公司的上市计划,大族激光回应称,大族封测及大族富创得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事项正在正常推进中。

  通过持续剥离非核心业务和分拆上市子公司,大族激光试图在资本市场上寻求新的增长动力。然而,公司的核心挑战仍在于如何实现长期稳定的业绩增长。